听第二代上海互联网新星的创业故事
2015/4/20 0:00:00 来源:上海在线
  它们是新世纪诞生的第二代上海互联网公司,平均年龄不过四五岁;他们不是“富二代”,没有BAT丰满羽翼的庇佑;他们选择在上海的土地上从零创业,虽然与BAT等相比,蝼蚁尚无法撼树,但对于这些公司来说,上海仍是一片互联网热土,值得留恋、依存、相生。这次《IT时报》选择聚焦四个行业:互联网金融、生活类O2O、音频、手机相关产业链,它们被认为是上海互联网目前的优势行业,如今它们在各自领域中已经占据行业龙头的地位,其中一些已经具备了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力量。

  ◆  做一款全球每人每天都在用的产品

  公司:触宝科技    创业时间:2008年    定位:手机软件

  “我们的理想是做一款全球每人每天都在使用的产品。”在上海漕河泾的一幢办公楼里,触宝科技创始人王佳梁如此说道。

  在他背后的会议室门上,挂着彭城、肥水、官渡等标识,这是中国古代着名的几个以少胜多的战役,也是触宝科技对自己未来的期望。如今,这家200多人的上海科技企业,正在试图挑战BAT的地位,做出下一个海量用户的平台级产品。

  巴展意外得奖

  “79年生人,务实派,既非理想主义,也非现实主义。”这段文字,是上海人王佳梁给自己创业者属性的定义,而他一直坚持认为,触宝是上海滩中典型的新海派企业。

  2008年,就职于微软亚太研究院的王佳梁,拉上了项目组的另一名技术经理毅然辞职创业,就在微软大楼的隔壁做出了“触宝英文输入法”,这也是这款输入法最早的原型产品,在海外渠道上线之后,受到了国外用户的狂热追捧,仅仅一年时间就获得了数百万级的忠实用户。而随后在巴塞罗那举办的2009年全球移动通信展上,触宝成为唯一获得移动创新大奖的中国企业。“当时是抱着秀下产品的态度去的,进决赛顺便还能混一张免费的往返机票,没想到居然还得了奖,以后的发展也是一路踩准了时间点。”

  要做下一个微信

  2010年,HTC与触宝主动接触,将其内置在首款发布的安卓手机G1之中。随后,最早进入安卓平台的触宝输入法便叩开了市场大门,用户规模开始呈爆发式增长。

  在海外市场,三星、HTC等硬件厂商找上门来寻求内置合作,触宝输入法的身影频频出现在Galaxy S6、HTC M9等最新旗舰机型身上。而T-Mobile、Sprint等运营商也主动接触触宝,要求为其定制机适配输入法软件。在国内市场,触宝为小米、华为、中兴等主力厂商量身定制拨号助手、输入法等功能,就连以工匠情怀和挑剔精神出名的罗永浩,也首次将触宝拨号助手内置在锤子手机中。

  截至2014年底,触宝科技旗下的触宝输入法在全球已经拥有2亿用户,最多支持80种语言,成为全球第一大第三方输入法。而另一款针对国内市场的触宝电话(原触宝拨号助手),主打免费电话、号码黄页等功能,如今也已经达到1亿用户规模。

  “下一个BAT级的企业,必将诞生在上海。”这些庞大的用户基数,支撑起了王佳梁打造上海滩互联网巨无霸企业的信心。在他看来,“上亿级的用户规模决定了触宝电话的市场前景,每天都会使用的电话需要决定了其产品特征。将来这款最初主打小而美的工具型产品,一定会朝着巨无霸的平台级产品蜕变,完全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微信。”

  海外专利的生死门槛

  这家专注全球市场的海派企业,正在悄悄扩张着规模与野心。

  但就在2012年,触宝却遭遇了一次重大挫折。其在海外输入法市场快速扩张的势头,遭到了美国上市公司Nuance的狙击,其先是提出对触宝的收购意向,在被拒绝后于同年12月在美国德拉维州法院提起侵权诉讼,称触宝科技侵犯其专利权并提出赔偿要求。与此同时,其还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提出“337调查”申请,指控触宝科技侵犯其5件专利权,要求ITC发布普遍排外令,禁止触宝科技的产品进入美国。

  “337调查”被频繁用于针对中国企业的贸易摩擦,成为众多中国企业进入海外市场的关键障碍。Nuance公司是行业中的巨无霸,几乎收购吞并了所有手机输入法公司,包括着名的T9输入法等。

  这种高压态势也给触宝带来了巨大压力——Nuance直接放出话要求触宝退出美国市场。而此类涉外侵权案件的律师费非常高昂,许多律所开出的律师费普遍在500万美金以上,而且还没有胜诉的十足把握。更严重的后果是,由于触宝输入法和许多国际厂商有预装合作,如果放弃应诉,意味着厂商不敢再预装产品,在其它国家也会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。

  “打官司,就要耗费巨额律师费,而且打输了就完了。如果不打,就是提前认输,要么换一个产品,要么就不做海外市场。”对于当时的触宝来说,王佳梁几乎遇到了一个无解的问题。

  完美回击

  很快,上海知识产权局、紫竹科技园区的知识产权机构纷纷伸出援手,主动牵线搭桥介绍了国外应诉经验丰富的律师,并一起研究应对策略。在很短的时间内,触宝科技团队制定出一份周密的计划,一边聘请美国知识产权律师事务所负责在美国的诉讼工作,一边在国内聘请律师团队对涉及专利进行对比分析,给ITC提交专利对比文件。

  2013年初,ITC启动了针对此案的专项调查,触宝团队给出了令人信服的对比文件。王佳梁告诉记者,就在向ITC提交对比文件数个月后,对方提出放弃其中4项专利的侵权指控,“唯一剩下的一个诉控,也非常牵强。”

  最终,Nuance公司服软,与触宝在2013年1月签订和解协议,承认触宝科技新一代输入法产品可无障碍进入美国市场。“专利门槛迈过去后,以后在国际市场将无所阻挡。”对于迈过去的生死门槛,王佳梁感叹道。与陷入专利困局的小米等相比,将视野放在全球市场的海派新秀触宝却早已解决这一难题,为发展扫平了障碍。

  ◆  下一个阿里会在上海诞生

  公司:饿了么    创业时间:2009年    定位:生活类O2O平台

  饿了么作为一家上海创业公司,坦言自己并非典型的上海企业,与其它沪上互联网公司相比,他们更快,更激进,野心也更大。在上海具有优势的O2O 领域,他们希望自己能成为下一个腾讯或阿里。

  “你是交大学生,有什么干不了”

  曾经有一位投资人公开表示,他很遗憾错过了上海的一支创业团队“饿了么”,原因是,当时他们对业务发展的预估显得夸张而不靠谱,“我问他们,你们到年底预计每天多少单?他们一拍脑袋,10万单,这一看就是大学生初创公司,拍脑袋就说。”在这位资深的投资人看来,在这么短时间内,业务量翻几十倍是天方夜谭。

  但到了年底,饿了么偏偏就实现了这个“天方夜谭”,完成了自己预计的数字,并在第二年将这个数字做到了50万。“其实,当时这个数字并不是拍脑袋想出来的,我们在每个区的发展都建立了模型。”在饿了么资深副总裁罗宇龙看来,理性和务实是从团队创业之初就已经形成的风格。这家从高校起步的创业团队,对于一所大学每天能接多少单,有多少交易额都有清晰的掌握,跟着这个节奏,他们实现了每年翻十倍的高速发展。“别人觉得这个速度太快,不太相信,但我们判断比较清楚。”

  就想做个“饭急送”

  这个夹杂着“务实”和“冒险精神”双重基因的创业团队,起家于上海交通大学。两位创始人均是交通大学研究生,随后发展起来的几十人初创团队中有一半以上也来自上海交大。“当时的动机很纯粹,就是觉得你是交大学生,有什么事情做不了?利用手边的资源,有什么做什么。”这股名牌高校赋予的创业“自豪感”始终推动着团队不断往前走,“爱折腾,同时,学校也支持,我们几个创始人当时办休学学校都给了绿灯,简化手续,这对我们也是一种支持。”另一方面,安放这股高大上激情的“落脚点”又显得那么务实,“想了一想,就是打游戏的时候肚子比较饿,外卖也没得叫,就想做个‘饭急送’的产品。”

  正是这个以“填饱肚子”为目标的创业项目击中了高校市场的痛点。六年内,饿了么的业务规模迅速扩张,两年后,他们走出上海,将触角延伸到全国200个城市内的上千所高校。贴在他们身上的标签也从学生创业、交大创业,变成了上海创业企业。

  罗宇龙记得,他们走出学校后,最初的办公点选在交大旁边的南阳博士新居内的三室一厅民宅,到2010年末,才搬进北桥城别墅,“大家吃住,一天24小时在一起,不去想别的事情,白天大家一起干事业,晚上一起打牌,出去吃饭。”在罗宇龙看来,相似的学历背景,相同的价值观,这是创业最好的氛围。

  哦,你们是上海的公司

  发展至今,饿了么真正引起外界关注是在2014年,这一年,饿了么拿到了上海另一家互联网企业大众点评8000万美元入股,并与之达成深度合作。“当时,大家都以为我们只是一家初创企业,但其实我们已经发展了6年。”

关于我们 - 广告服务 - 网站地图 - 会员专区 - 客户服务 - 疑难解答 - 联系我们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40066-40084 举报邮箱:nihao@foxmail.com
Copyright© 2007-2017 www.shnet.net 上海之窗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47004号